yum update memory error (CentOS 4)

也是筆記一則
遇到一次很麻煩… 遇到第二次叫健忘, 這時就只好靠自己的日誌了

yum 其實有用到 python 及 sqlite 套件
但它的 rpm 檔卻沒有正確設好版本上的相依性
如果你在 CentOS 4.x 或 Fedora 舊一點的版本上要獨立升級 yum 套件 (有些人有先升級 yum 的奇怪習慣)
就會發現, 怎麼 yum 再來就跑不動了, 會冒出 memory error 的錯誤訊息
再利用 top 指令觀察記憶體使用變化, 會發現記憶體就真的一點一滴地耗盡到乾
這下 yum update 再也不能用了, 怎麼辦??上網找了一堆, 發現大家只點出 sqlite 版本也要跟著升級
我照著做了, 把 CentOS 4.7 裏的 sqlite rpm 檔挖出來手動更新
結果還是 memory error

原來是漏了 python-sqlite2 也要一併升到對的版本
所以連帶整個 python 套件也要一併升級才對

CACTI 研究筆記 (前言)

CACTI

CACTI

之所以開始研究起 CACTI 並非我自己工作上的需要, 我都偷懶用老古董 MRTG 來畫流量圖. 但我哥他卻十分需要 CACTI 的流量合併 (aggregate) 功能, 無奈他認識的工程師全都 囧rz 於這種比較進階的用法. 最後他上 SourceForge 找到一個提供 CACTI 管理咨詢的外國阿宅, 費用是 US$50. 雖然不多, 但我想來想去怎麼都不需要花這個錢… CACTI 真的有這麼難學嗎??

於是我開始在自己的環境裏先灌了一套 CACTI 0.8.7b 來用 (需搭配 PHP & MySQL), 發現還蠻簡單的… 而 Aggregate 的功能可以利用一套 (就叫 aggregate) plugin 來幫助你輕輕鬆鬆勾選數張流量圖合併為一張總圖. 玩了一兩天, 就開始覺得奇怪了, 明明都這麼簡單, CACTI 倒底有什麼難的??

果然, 玩了幾天問題慢慢都跑出來了…難是難在接下來的部份

1. 這 0.8.7b 版還有不少 bug, 包括 graph export to excel 的問題, graph export to static page 的問題, browser 相容性問題

2. aggregate 的功能僅止於合併(堆疊), 不另外幫你顯示 “總合” 這些數據

3. Weekly, Monthly, Yearly 沒有留存舊時間點的五分鐘平均, 無法拿來用於 IDC 計價

4. 尚未支援 RRDTOOL 1.3

針對這些問題, 對應的答案如下:

1. 基本上 CACTI 的 release 非常慢, 大概半年才一次. 若要處理 bug 的問題, 可能只能先去挖人家的 svn 看有沒有新版的單隻程式, 再不然就請自己 debug 囉.

2. 不管是總合或是其他數據上的功能, 你要自行熟悉 CACTI 及 RRDTOOL 裏的一些細節, 包括 CDEF, RRA 的定義新增, 更重要的是 “變數” 的運用

3. 這是在考驗你對 RRA 的觀念是否正確.

4. 如果你的 Linux 上的 RRDTOOL 為 1.3 版, 必須要降版本為 1.2

其實如果是有心要靠自己學好 CACTI 的看倌, 我想上述這些問答已經夠用了. 這幾個禮拜找資料找得有夠痛苦… “CACTI 中文研究站” 沒有什麼資訊, 連 CACTI 官網的手冊都十分地陽春; 我也是最近N個晚上花超多時間翻閱官網的討論區 (痛苦的是大家的英文都不太好), 漸漸得到解決問題的答案或提示, 但後來發現其實你該知道的都在那超陽春的手冊裏面…

我想這一份研究筆記的每一次點擊應該也值 US$50 吧 XD

快閃記憶體 SLC 與 MLC 的差別

最近好像太常碰到這個問題了, 就寫一篇文放著, 下次再遇到人問就丟這篇的URL給他看.

首先還是得先來一些關於快閃(flash)記憶體的預備常識:快閃記憶體的用途目前最常見的就是: 記憶卡 (你的數位相機在用的), 隨身碟, 以及 SSD (固態磁碟機).
依其記憶單元的儲存技術, 可分為:
SLC: Single-Level Cell, 一個記憶單元只存放一個位元 (兩個狀態)
MLC: Multi-Level Cell, 一個單元可以存放多個電位狀態, 以 2 bits 為例就是 00, 01, 10, 11 四個狀態, 如此一來儲存密度較 SLC 高, 成本較低, 但速度就慢多了 <— 我們不要太深究為什麼, 那是學電子的人才要去關心的事…我們暫時只需知道片面的結論就好. 讀完這一點, 你已經知道 SLC/MLC 不是牌子的名稱, 而是不同的技術名詞.SLC 的壽命為 100,000 次的讀寫
MLC 的壽命為 10,000 次的讀寫
是的, 以同容量的 SLC 與 MLC 隨身碟相比, MLC 的價格大約才四分之一, 但壽命只有十分之一Wear-leveling (損耗平均) 技術:
不管是 SLC 或 MLC 都有壽命上的問題, 所以如果有些記憶單元太常被讀取, 就會比其他記憶單元早很多步往生歸西. wear-leveling 就是要想辦法偷偷幫你搬家, 平均用掉這些記憶單元的壽命. 例如你家樓下有十個信箱筒, 有三個最常被使用, 怕說壞得比較快…樓下管理員就在半夜偷偷地把另外幾乎沒在用的三戶的信箱筒掉包…大概就是這樣的概念了. 等等, wear-leveling 當然是控制晶片 (樓下管理員) 在管的啦, 你有看過信箱 (記憶單元) 會自己搬家的嗎? 讀到這裏, 你應該更有概念了: 一隻 16G MLC 隨身碟的壽命, 不是一隻讀寫一萬次就完蛋了, 而是 [理想上] 有 16GB*10000 這麼長命; 觀念不在次數, 而在總資料流量. 160000GB 的資料流量, 給你三年的時間當分母好了, 全年無休地天天拷來拷去, 一天 146GB 耶!多通道讀寫:
類似的名詞這幾年比較常見於主機板: 雙通道記憶體. 兩條RAM同時抓取資料, 在相同時間內抓到的資料量自然就是單條的兩倍 (廢話). 相同的觀念, 一樣可以用在快閃記憶體的控制晶片設計. MLC 比 SLC 慢這個常識這我們剛剛知道了, 但 “多通道 MLC 讀寫” 就可以和 “單通道 SLC 讀寫” 一較長短了… 決勝點就在於控制晶片. 當然…控制晶片本身也是成本之一, 搞得愈複雜就愈貴.不是技術阿宅的人可能看到這裏就已經沒耐性再看下去了 (我有預先做過 reader’s test 了哈哈)… 幸好你大概也只需要知道這麼多啦. 接下來就是 case study 了.目前 (2008年11月) 市售已經罕有 SLC 的隨身碟了. 創見 JF168 16G (SLC) 的要價四千多塊. 而 16G MLC 隨身碟滿街都是, 最普通的大概一千元上下, 而像我買的 Corsair Voyager GT 16G 則是一千八左右, 速度仍略遜於 SLC 的隨身碟.

如果你比較在意 “寫入速度”, 加上你真的比別人常常在用隨身碟搬大量資料 (例如影音圖檔什麼的), 那你可能得多花點錢投資購買 SLC 的隨身碟. 這並不是壽命上的考量. 如同我前一篇文寫過的, 除非你一天有 146G 的資料搬移量 (不管是讀或寫), 不然 MLC 16G 的隨身碟應該夠長命撐到你嫌它太小而買一隻大了八倍十六倍的新品 (屆時價錢可能也一樣在兩千塊以下). MLC 的另一個小問題就 “寫入比較有卡卡的感覺”, 不若 SLC 那麼順暢, 尤其當你有一堆大大小小的檔案要寫來寫去的時候, 爛一點的 MLC 隨身碟就像喘不過氣來似的半死狀 (啊就慢啊~).

(待續)

後記: 因為太多國外來的垃圾迴響, 所以我把這篇的迴響關了…最近砍到手軟

關於掛燙機的選擇

有網友來信問到關於掛燙機的選擇. 老實說對於這東西我的了解並不是很深入, 但是還是可以分享我當時的思路與買後的使用心得, 供大家參考. 同時也還個債… 之前有說要分享使用心得哩…

誠如我在 台北也買得到 Jiffy Steamer 一文中提到的, 包括 HOLA 及 pchome 等實體及網路賣場我都比較過了, 說真的我還看不出掛燙機的差異性. 掛燙機的原理應該就是單純利用水蒸氣來燙衣服, 其溫度就一定是100度C左右, 能燙的衣物種類就很有限, 也不應該希望它能像一般鐵熨斗一樣有一兩百度的高溫. 但相反地, 鐵熨斗的缺點就是不適合拿來燙穿過的衣服.所以呢, 尤其以穿過的襯衫而言, 拿掛燙機來對付可說是最方便的了. 我的襯衫都是送乾洗的, 所以也不太可能每穿一次就送洗一次, 這樣太傷本了… 一般實用上也是至少等穿過兩三次才會考慮送乾洗, 再加上我本身是個很注重身體清潔的人, 更沒有汗臭 [我最受不了的就”濃烈的男性氣息”的臭汗酸味], 我的襯衫往往能撐超過三次還不會留下任何味道與髒污 (包括領口及袖口這種最容易髒的地方). 但是一般綿質襯衫絕對是最容易留下穿過的皺摺, 尤其是背部與腰部等布面, 這”兩三次”甚至四五次之間如果都沒有稍微燙一下, 就會愈穿愈皺愈難看, 愈穿愈丟臉, 那還不如多花點錢勤於送洗吧! 但, 有了掛燙機之後, 不但處理熨燙問題變簡單了, 真的也省下一些送洗的錢.

至於絲質的東西我想就不應該肖想用掛燙機, 怕蒸氣會燙壞料子, 當然毛料與皮革更是不行. 細節方面我可能還得再多請教那位賣我 J-2000 的業代阿伯, 之前聽他說的很多都能燙, 但我比較膽小不敢亂燙… 初學時好奇差點就燙壞一條領帶 (後來猛然想起領帶是絲質的, 不應該用蒸氣燙吧?). 以我在家燙成功的來講, 除了純綿的襯衫以外, 燙牛仔褲也是非常OK的… 基本上只要是能水洗而且洗標有標示可熨燙的衣物, 我想應該就可以用掛燙機處理. 再來就是看自己掛燙的功力了, 我目前對於拿掛燙機來燙袖子的功力還很差, 只能燙點大概… 其他只要是大片的布面我都覺得很好燙了.

我用過很多所謂 “多功能” 家電, 經驗上到最後總還是覺得用途愈單純效果才愈實在. 也別肖想那種 “小巧” 或 “旅行用” 的功效能有多好, 記得很多年前在尾牙抽中一台很迷你的, 那種把水灌進手把的, 小小隻的蒸氣掛燙機, 掛燙效果是零. 我認為在家裏用的就是要選擇家用型的, 夠大台的, 加熱快(上千瓦不到一分鐘就有源源不絕的蒸氣), 簡單操作(只有一個開關), 功能唯一(只能做掛燙), 安全性高, 才會適用. 而且, 出門前或睡覺前能有多少時間燙衣服呢? 所以從打開電源到燙好兩三件衣服收工, 十分鐘內完成是最低的要求.

產地與價格的合理性也是我的考量之一. 大陸製的問題在 台北也買得到 Jiffy Steamer (二) 一文中也有提過了. 價格的話, 我則是認為要和產品平均壽命與實際效果一起看才對. 一台兩三千塊用個一兩年甚至半年就壞掉, 或是幾百塊一千多塊的效果太差, 用沒幾次就供起來養灰塵與蚊子… 和一台八千塊, 能用個五年十年的粗勇美國貨, 效果又好… 哪, 這樣比較比較就很好選了吧.

最後當然是觀察各專櫃內使用掛燙機的情況, 看他們買哪個牌子的, 用的機型長什麼樣子, 都是很具有參考價值的情報. 國際精品店比較難得知, 因為他們不太會把掛燙機這種”雜物”擺在客人面前礙眼, 很多時候其實都是 “拿到裏面燙” 這樣的. 不管是國際精品或像 NET 這種平價衣服… 我想他們絕對比我們還怕把衣服弄壞, 也不希望架上的衣服每次被試穿過後就皺得再也沒人想拿起來看, 更不希望只聘一位員工每分鐘都在燙衣服那麼麻煩; 這種常有客人試穿又要不時地把衣服燙平的情境, 和我上面提到自己的襯衫不免會穿個幾次才送洗是比較類似的使用條件. 最常看到的就是 Jiffy J-2000(我這次買的) 或 J-2(比較早出的型號) 了, 幾乎沒看過其他牌子的了.

最後的最後, 還是要看自己對衣服的態度. 八千塊花下去, 畢竟還蠻痛的, 但一想到家裏至少有十來件需要細心對待的衣物 (當然是指可以拿來掛燙的…), 我就把它當成是一種長期投資, 也順便讓那些較便宜的衣物雞犬升天得到精品等級的照顧.

VMware Server 2.0

VMware Server 2.0 推出了, 做了不少改變, 但是我都不喜歡.

上個禮拜分別在 Windows 及 Linux 上安裝了新推出的 VMware Server 2.0, 哇, 光是下載就花了不少時間, 因為每個安裝檔都有500MB以上. 好肥大.

可能唯一的優點 (但我認為是缺點) 就是捨棄專屬的 VMware console 軟體, 全心全意改走 web 界面 (VI Web Access), 而 virtual console 也是開 browser 加 plugin, 感覺上和 DELL DRAC4/5 很像. 1.0.x 版的 console 無法管理 2.0 版的 virtual server 了, 所以如果你還有 1.0.x 版的要管理可能就得留著用. 這樣一來, 你的 firewall 不只要開 port 902, 一定還得加開 (我記得是) 8222/8333 好走 http/https protocol…

在 Windows 上安裝還遇到一件鳥事. VMware Server 2.0 有一個物件, 會把 “切換使用者” 的系統功能關掉, 而且還不准你打開. 對於有習慣 “長時間離開電腦時會切換使用者” 的我而言, 唯一的選項就是 uninstall VMware Server 2.0 囉.

所以我又用回 1.0.7 了, 好歹瘦多了, 安裝選擇彈性大, 不一定要灌 mui, 不用像 2.0 一大包你也不知道有哪些玩意兒就都灌進去了.

HostRAID sucks

最近遇到 server 內建 ICH9R 的 HostRAID 還真是機車…

(非網管與Linux阿宅者可以按上一頁回去了, 這篇是純技術的日誌)

其實我一直都很怕碰到 HostRAID 這種 “偽” RAID. 因為我對 RAID 是從玩 DPT SCSI RAID Controller 開始熟悉起來的; HostRAID 與 Hardware RAID 兩者等級真是差太多了. 無奈因為老哥的客戶為了省錢, 只好挑這種東西賭一把. 結果當然是賭錯了, 賠掉的是 deployment time (=cost).

這次遇到的 HostRAID 是 Intel ICH9R. 它在 RHEL4 的 Linux Kernel 2.6 來講並不是沒有支援, 而是視為 ICH9 (non-RAID), 用的是 ahci driver. 所以不管你在 BIOS 裏選了用 Intel 或 Adaptec 模式開 RAID, 也在 RAID 管理界面中建好一個 RAID volume 了, 但一跑進 Linux 看到的還是分開的一顆顆硬碟… 真是太ㄅㄧㄤˋ了!

Well, 照 server 官網的下載來看, 必須改用 adpahci (Adaptec AHCI?) 來驅動 ICH9R. 這東西有沒有 open source 呢? 其實是有的, Adaptec 自己有 release 一個詭異的 OpenBuild 套件. 但這世界上有多少 ppm (哈哈, 時下用語耶) 的網管能像我一樣把 kernel 沒有的 driver 硬塞一個新的進去呢? 其實本人也老了, 沒力氣做這些 “年輕就是本錢” 在做的苦工(練功夫)…

找了 Adaptec 或 server 官網, 甚至也跑到其他廠牌 (例如HP) 找也是使用 ICH9R 的 driver download, 都只有零星地為一些 Linux distribution 出 driver module, 十分不完整, 例如只出 RHEL4 (up to u4 only, 現在人家都已經 u7 了呀!!). 而且也只出給安裝CD時附的 Kernel 版本, 一但跑過像 yum 這類的更新工具後, kernel 版本一升級, 就又出包了.

在此不禁要對 server 廠商的 PM 大大抱怨一番. 有膽拉這種 HostRAID 進主機板來降低成本, 就要有擔當地把各式 driver 版本準備地整整齊齊的給 user download. 凡是這些主流的 distribution 一有新的版本, 它們的 kernel 一有新的版本, 就要乖乖地生一份 driver (kernel module) 出來. 不然你就挑那些 kernel 本來就內建 driver 的 hardware 來用, 別自找麻煩也好. 說”內建”事實上這只是 hardware vendor 和 linux kernel development 有著很好的配合, 例如 3ware. Adaptec 的 driver 並非沒有放進 kernel source code distribution 中, 但放進去的是具有歷史的 aic7xxx 這個老牌 driver. 你知道光是 aic7xxx 我們玩 Linux/FreeBSD 的人為它奮鬥多久了嗎? 至少十幾年了吧, 從 AHA-1520(ISA)/2842(EISA)/2940(PCI) 一路玩到現在的 (其中也經歷了 Quantum SCSI HD 的 Tagged Queue Command 掛點事件). 而 Adaptec 自己出的 adpahci OpenBuild 說是寫了 shell script 來幫你建你要的 driver, 但它並不符合我們對 Linux 套件的管理精神 (rpm, deb), 變成回到十幾年前自己努力 compile kernel 的時代 …我扯遠了…

雪上加霜的是, Frak, 我遇到的這台 server 板子上唯一的 IDE 晶片居然是 ITE Tech 的 (PCI VendorID:DeviceID 為 1283:8213). ITE這家的IDE晶片幾年來明顯一直都沒被放入 Linux kernel 中的標準 IDE/ATA 支援, 連 Windows 幾代了也都懶得內建它的驅動程式, 原因是什麼在此不多加猜測. 更 Orz 的是, 這台 server 的光碟機就接在這個晶片提供的 IDE 埠上. 利用OS安裝光碟開機 boot 完後的第一件糗事就是 “找不到光碟”, 請問是要怎麼繼續安裝呢? 改用 USB 光碟當然就沒這問題了, 那這 server (1U的) 內建光碟是建心酸的嗎? 還是要透過軟碟把 ITE 的 driver 載入呢? 但, Frak, 這台 1U 的 server 並沒有內建軟碟機啊! 我又要罵 PM 了, 真是沒腦袋的設計, 東西設計出來有 sample 後你都沒親自下手灌過OS嗎? 搞兩個一點都不實用的 hardware components 在 server board 上, 給 IT 人員找麻煩, 別指望人家下次還會買你家的東西…

後記: 唯一能讓 HostRAID 有作用的工具是 dmraid, 但您可能要查一下你所使用的 Linux 套件是否有提供, 以及它提供的 dmraid 對您的 RAID level 是否有支援. 總之是一整個麻煩, 唯一的好處就只有省點小錢而已. 以筆者目前在用的 CentOS 5.4 提供了以下支援性:

asr : Adaptec HostRAID ASR (0,1,10)
ddf1 : SNIA DDF1 (0,1,4,5,linear)
hpt37x : Highpoint HPT37X (S,0,1,10,01)
hpt45x : Highpoint HPT45X (S,0,1,10)
isw : Intel Software RAID (0,1,5,01)
jmicron : JMicron ATARAID (S,0,1)
lsi : LSI Logic MegaRAID (0,1,10)
nvidia : NVidia RAID (S,0,1,10,5)
pdc : Promise FastTrack (S,0,1,10)
sil : Silicon Image(tm) Medley(tm) (0,1,10)
via : VIA Software RAID (S,0,1,10)
dos : DOS partitions on SW RAIDs

所以你的 HostRAID 有支援的 RAID level, 在 dmraid 上沒支援到的話也是枉然哦

blog 為什麼取這個名字?

交大這間學校還真不是普通的阿宅搖籃; 原本在台大時期也還稱不上宅的我, 只不過當完兵再唸個交大五年下來, 穿著也算是被改造(同化?)到宅得可以了… 然後在同一家公司待了七年以上, 更是宅得不得了; 都36歲了, 還有很多人以為我是學生. 中間大概只有2001年結婚的時候買了兩套 Michel Rene 及另一套范倫鐵諾的西裝, 2006年大多都穿不下了 (其實, 我的腰圍只大了兩吋)… 剩一套勉強還OK…

改造的契機就在於2006年底接踵而來的四場婚宴, 其中有兩場是重覆的 (男女方各一場); 總不能叫我一套跑完四場吧, 不但變成制服, 連送乾洗都來不及… 於是開始計畫買些新的像樣的衣物.其實這十年來倒也不是沒在買衣服, 但您也知道, 阿宅的衣服就那幾個牌子, Giordano, Hang Ten, 好一點就 NET 或 G2000 這類的, 阿宅的鞋子不外就是 Nike 或其他知名球鞋. 您更可以猜到, 其實大賣場例如 Costco 也是咱買衣服的大宗來源; 就這樣, 衣服僅僅只是衣服而已…至於所謂的名牌也不是沒在逛, 百貨公司都走爛了… 反正每家百貨公司的男裝部永遠都只是某一個樓層罷了… 問題是出在台灣的男裝太過於保守, 用色也保守, 版型也保守, 就像女裝大多都是紙片人 size 一樣, 男裝就是黑灰素安全色; 花個萬把塊的, 只買到了牌子, 樣子倒是沒太大變化. 這樣的狀況, 打個比方就是雨衣不妨一律叫達新牌也不為過… 其實從台灣男裝雜誌就已經可以窺知一二了… 有人推薦 Men’s Joker 我在看過後並沒有太大的認同…因為還是承襲了日系男裝的保守啊! 況且 MJ 流強調「人人都可以觸及的時尚品味」, 但是, 看雜誌裏隨便一件單品也要三五萬日幣, 有的更是十幾萬日幣, 哪什麼人人都可以觸及啊? 不過我是覺得這本真的還算不錯了, 不像 GQ 這一類的, 我覺得只是在裝 gay 而已, 有時做作過頭了, 也不好看…(雖說還是 GQ 的男模漂亮些). 看嘛, 明明是男性流行雜誌, 為什麼還夾雜一兩個清涼女模在裏面搔首弄姿?anyway, 先不管雜誌的事, 以阿宅看過的動漫畫而言 (也只能先拿這個來比較嘛), 倒底有什麼服裝, 或者說要去哪買, 可以媲美 JOJO 冒險野郎第三~五部, 或像巖窟王中的Giroro伍長基督山伯爵那樣華麗? 去米蘭這種答案就先別提了, 我們好像沒提到出國的事…

gankutsuou

台北也買得到 Jiffy Steamer (二)

貨剛送到, 順便和業代阿伯聊了一下 (我看大概六十歲有了吧…)

這東西的銷路真的就是只靠口耳相傳而已, 就這樣賣了20年以上

J-2000_big主要是各大服飾業幾乎都只用 Jiffy 的東西, 這是很重要的關鍵. 像 La New 這類的連鎖店, 一次就向他採購一百台…至於對衣服的保養與處理比較在意的 end user, 有的就會直接開口問專櫃小姐在哪買的 (這點我倒是沒想到, 所以我也沒問過…), 她們就會介紹業代阿伯的電話給他們, 或有些是向已經買到的人詢問等等. 業代阿伯說例如張忠謀的太太及很多藝人, 都是這樣找上他買的

還有另一個更誇張的事. 他說連日本的觀光客都會找他買, 原因是日本代理商賣到兩萬台幣之譜. 所以他也很常送貨到飯店甚至是機場. 所以有時一天大概要出貨30台以上 (也就是說, 日營業額是24萬以上) 幾乎沒有閒下來的一天…

講到這裏我就打消向他推薦網路行銷的主意了…看來實在是沒必要. 而且依這次購買經驗來看, 肯買他們東西的人, 終究是有辦法找上他的. 畢竟以各大服飾業店裏都擺一台的普遍率而言, 已經是最棒的活廣告了

他也有提到原本東森有找上他合作, 但因為東森要抽三成, 造成八千塊的 J-2 或 J-2000 得用一萬一的售價賣出… 試賣過其實也賣得很差, 另一方面他認為這對消費者來講並不划算, 倒不如把通路和廣告的成本通通省下來, 回饋給消費者

他服務很棒, 除了一年保固外, 還到府收送, 如果遇到不會用的情況時, 例如對於不同材質的衣服要用什麼燙法, 也可以和他約時間, 親自到府一件一件地教你燙… 所以一般而言其實上班族會請他晚上送貨順便教, 像今天晚上他就要跑去三重送貨兼教學… 有這種服務水準, 也不枉那八千塊了…(或是改以十年產品壽命的角度去想, 一年才八百塊…)

最後大概聊了一下其他台製或大陸製的問題
一是安全性問題, 像台新銀行之前推的那個差點造成火災 (乾燒)
二是毒素, 不是整體元件都耐高溫, 有的材質黑心的甚至會產生戴奧辛
三是不耐用, 大多半年一年就變形甚至壞掉

台北也買得到 Jiffy Steamer

會想買蒸氣式掛燙機, 是因為一年前看到 HOLA 展示而興起這念頭. 但是對於 MIC 的東西總是缺乏信任感, 所以在研究了包括 pchome 或雅虎奇摩等購物網站有賣的品牌型號後, 都沒有信心下手…

後來留意各大專櫃後才發現大家幾乎都是用同一個牌子: Jiffy. 但最近半年來找 Jiffy Steamer 在台灣都找不到有在賣的店家!?jiffy_logo 據說 Costco 在前年曾經賣過, 後來改賣 Electrolux 的? 找 google 也找不到什麼鬼, 只有零星的拍賣記錄出現過二手的…

最近做完系統衣櫃後, 對襯衫等衣物的處理更在意了, 尤其是那些只穿了一次還不需要洗的, 難免會有不少摺痕… 所以就更想買了

好, 原本想說那就直接在米國訂然後寄到台灣來, 但是想想後還是先在前天晚上於原廠米國網站上留言問問看台灣有沒有 dealer? 如果真的有的話, 買起來也省點工夫.

其實早先自己找了那麼久都找不到資訊, 想說可能性微乎其微吧? 結果今天收到回信說代理商是台南的一家公司, 啊? 查一查才發現這公司有兩個名字, 英文名字叫 Fareast Metal Incorporated 做五金扣件、螺絲、螺帽出口, 中文叫 “億萬年貿易股份有限公司” 則是做蒸汽熨斗的進口… 然後打去問了就給我在台北業代的手機, 再打給業代… 報價八千元, 和米國網站上的售價 US$ 189 相比, 想想還蠻合理的 (假設運費要四五十塊美金的話), 就訂了, 而且還會親自把貨送到我這兒, 更省得我跑去南港買…

呼, 總算了了一件心事. 等明天貨到後, 再來報告試用心得

PS:
我開始覺得奇怪了, 這東西感覺上是只賣給內行嗎? (例如服飾業) 看起來他們出貨出得還蠻勤的 (今天跑新竹桃園), 但是一來很少有人知道要找誰買, 沒有零售管道, 又貴, 在台灣 Jiffy 知名度其實也不高; 二來一台可以用個十年以上, 很耐用… 綜合以上, 怎麼會不斷地有新的生意可以做呢? 這又讓我見證了一則不靠廣告或通路也能生存得很好的例子.